所在位置:首頁 > 綜合要聞 >正文

“人間蒸發”十八年 難逃落網結局

——深圳市追逃辦抓捕謝靖紀實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8-07-19 08:49:47    
    7月2日,涉嫌貪污、挪用公款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潛逃18年的謝靖被廣東省深圳市追逃辦在重慶抓獲。


十八年逃亡路,終成黃粱一夢。

7月2日,涉嫌貪污、挪用公款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潛逃18年的謝靖被廣東省深圳市追逃辦在重慶抓獲。至此,該宗由廣東省委反腐敗協調小組督辦的追逃案件終于告破。

18年不見蹤跡,追逃從未停止

謝靖是典型的少年得志。他上世紀70年代生于北京,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父母分別是航天部和中科院的工程師。上世紀90年代,他進入深圳中外運儲運公司,憑借聰明才智和出色業績,不到25歲就當上國企財務部副經理,可謂意氣風發。

謝靖又是典型的失守底線、腐化分子。本有大好前程的他,看著市場經濟浪潮下的一個個致富奇跡,慢慢地不再滿足于財務部門“跑跑腿、填填表、做做賬”,滋生了監守自盜、損公肥私的心思。1998年,謝靖伙同他人挪用客戶賬戶里500多萬元人民幣用于炒股;嘗到甜頭后,又于1999年至2000年,多次伙同他人私分公司“小金庫”的錢款80萬元。

謝靖還是反偵查的高手。他貪污及挪用公款不久即敗露,紀檢監察機關和檢察機關介入調查,其他3名同案人員很快就認罪服法、退繳贓款,謝靖卻聞風潛逃、拒不到案。雖然專案組實施了全國通緝和網上追逃,但他憑借“高超”的反偵查能力,躲過了一次次布控,切斷了和家人、同事的所有聯系,仿佛“人間蒸發”一般,杳無音訊,而且聲東擊西,使出障眼法,對外散布已潛逃至美國的虛假消息。18年過去了,其他同案犯已服刑出獄多年,謝靖的蹤跡卻依然成謎。但是,對謝靖的追逃從未停止。

為將在逃人員盡快追回,深圳市紀委監委立下“清零”軍令狀。深圳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張子興多次主持召開追逃追贓工作專題會議,逐案聽取匯報并“一案一策”進行研究。雖然謝靖18年不見蹤跡,但依然被列入“清零”目標。今年6月初,謝靖案這塊難啃的“硬骨頭”交給了市紀委監委第五紀檢監察室。

一張黑白照片,追逃見曙光

面對這個行蹤如白紙、消失了18年的“老狐貍”,專案組成員就像在大海里撈針。在前期工作中,用謝靖身份信息進行全面排查,竟然一無所獲。

怎樣才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從哪里才能找到切入點?靠什么才能盤活整個案件?專案組成員連吃飯時都在思考這些問題——只能從18年前留下來的千余頁案件資料里找希望。功夫不負有心人,夜以繼日地反復翻閱案卷后,專案組終于找到了謝靖20多年前留下的一張學生照。

就是這樣一張泛黃的一寸黑白照,為專案組提供了有價值的線索。運用“大數據思維”,專案組果斷協調公安機關,使用人臉比對技術進行排查。公安機關利用2天時間,將比對范圍從深圳拓展到全國數據庫,從中篩選出13名與謝靖高度相似人員。

有戲!專案組成員心頭泛起柳暗花明的驚喜。“每跳出一張與謝靖相似的頭像,心頭就一陣激動,仿佛謝靖就在眼前。”

縮小排查范圍后,接下來就是對13名人員及其社會關系人進行抽絲剝繭地分析。考慮到謝靖是北京人,專案組將13名疑似人員與北京市方面是否存在關聯作為重點。

此時,一個名叫“王錦源”的重慶人的背景資料引起了專案組注意。

通過多方調查,專案組發現,“王錦源”妻子肖某某和北京市方面存在眾多關聯,并曾多次與謝靖父母聯系。

此外,“王錦源”近年來未辦理任何通訊、銀行、房產業務,關聯的電話號碼常年來反復停機,其女兒也隨母姓肖。種種反常跡象都在提示:“王錦源”很可能就是謝靖!

為確保萬無一失,專案組又協調重慶公安機關,調取“王錦源”妻子名下車輛路面抓拍圖像,發現駕車男子與謝靖頭像高度相似。

至此,專案組斷定,“王錦源”即謝靖的化名,謝靖在潛逃18年間已改名換姓,成了“隱形人”。

千里奔襲,3小時抓獲“隱形人”

確認謝靖身份當天,專案組立即協調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成立聯合抓捕組,第一時間趕赴重慶,聯合當地紀委監委、公安機關實施全線收網。抓捕當日,專案組16時到達重慶后,馬不停蹄地對謝靖嚴密布控。

18時許,抓捕組剛剛入住酒店,前方就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謝靖一家三口駕車折返多個路口后,最終前往了離家2公里處的重慶中央公園。抓捕組成員立即前往。

19時,抓捕組發現謝靖正在公園一比較隱蔽的草坪處健身,果斷將其控制。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抓捕人員,謝靖的眼神惶恐、震驚,隨后很快就呆滯、落寞。

此時,距離抓捕組抵渝不到3個小時,“人間蒸發”18年的謝靖終于落網!

抓捕組連夜對謝靖進行了訊問,謝靖對變換身份及違法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正義只是遲到了,但永遠不會缺席!”抓捕組一名成員感嘆。

謝靖自導自演的“金蟬脫殼”“大隱于市”,沒能讓他逍遙法外,也難逃身陷囹圄的結局。

謝靖坦言,18年來,他雖“改頭換面”,但仍每天心驚肉跳,噩夢纏身,不敢外出工作,不敢使用通訊工具,不敢住酒店、坐飛機、乘火車,經常幻想有人在跟蹤自己,仿佛身后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

專案組成員告訴記者,謝靖空有一身本領,卻只能靠妻子的收入維生;一家人不敢一起出現在公眾視野,甚至到公園健身都要分頭行動。謝靖還嚴格限制家人與外界的交流,正常工作的妻子肖某某日常通話記錄少得可憐,微信中竟然找不到幾個聯系人,女兒的老師家長聯絡群里,妻子也從不發言。生活如此落魄,如此惶惶不可終日,令人嘆息。

“我也想過主動投案自首,但想到同案人早已出獄,辦案機關可能不再關注此事,這種僥幸心理讓我錯過了投案自首、坦白從寬的一個個好時機!”謝靖悔恨地說。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新时时倍投计划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12000 股票大盘趋势 jx吉祥棋牌老版本? 十分快三今天走势图 彩票网投注极速飞艇 星悦陕西麻将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 网页游戏平台赚钱 天天棋牌首页? 北京快三微信群二维码 5分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单机版四人麻将 股票分析软件 钱生钱平台合法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东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