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文化 >正文

醉面湯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9-10-25 09:14:13    

壓倒駱局的不是最后那根稻草,是一碗面湯。

前天馬老板發微信說聚聚,這已經是老馬一周來的第四次邀請了,前三次都被駱局婉拒了:也不看看現在啥形勢,為一頓飯惹禍上身的還少嗎!

馬老板當然對駱局的心思明明白白。

“不吃海鮮,不進星級飯店,我知道你生就愛吃面,咱就來碗炸醬面。我想,你——駱局,大官兒,這點面子你能給吧!”

話說到這份上,駱局也不好再找托辭了。再之,從老馬電話聲里,駱局隱隱感到一絲絲不悅。唉,和為貴,萬一撕破臉,這老馬還不專挑馬蜂窩捅。

駱局心思重重地來到這家面館。

“就吃面!”

對!老馬說聽你駱局的。倆人坐定,一會兒服務員端來了兩個盤子,盤子上一排小碟分別放著黃瓜絲、黃豆芽、姜絲、蔥花,另有一小碗浮動著明晃晃的炸醬。愛面如命的駱局,卻沒有往常一手捧碗、一手拿起筷子,美美吸溜一番的沖動。

“服務員——”

老馬叫住服務員,眼盯著駱局說:“面太膩,來碗面湯可以吧?”

駱局點點頭,說好好,原湯化原食,來碗面湯。

面湯上來,老馬端起碗來:“駱局,感謝你這么多年的扶持幫助。今天就以面湯代酒,敬你一杯!”

駱局猶豫地端起碗,“嘣——”,兩只大碗沉悶地撞在一起,這聲音像是兩個男人頭碰頭!

老馬呷了一口,嘴吧唧著如品烈酒。

老馬:“沒有駱局就沒有我馬南山的今天。”

駱局:“哪里?是你本事大。”

老馬搖著頭:“我呀,有啥本事,真真一個老虎頭上拍蒼蠅,膽肥而已。”

駱局一聽,老馬今天這話里有話呀!什么老虎、蒼蠅的,這字眼如針芒直刺駱局的眼里心里。

“馬老板,炸醬面咱吃完了,要不改天再聚!”

老馬搖著頭,端起面湯:“酒還沒喝完咋能走!”

駱局無奈陪著老馬又喝了一大口。

“上次說的那個項目,你得給咱弄下來!”老馬這話一出口,駱局知道今天這炸醬面到底是啥味道了。

“馬老板,我已經說過,現在不比以前,這項目我、我一個人拿不了啦!”

老馬笑了,說:“你是局長,大官兒,飛流三千、夸父追日,這事你敢拿,一定能拿下!”

駱局生氣了,“你——”。

老馬笑了,舉著碗說:“我喝醉了。我可沒少孝敬你局長呀!”是的,這面湯把老馬的臉染紅了紫了。駱局沖著窗戶上的玻璃把臉伸過去:蒼白,像是戲文里涂抹了白粉底的人,只有兩眼脹紅。駱局用這雙通紅的眼睛瞪著老馬:“你這是干什么。”說著,他推開盛面湯的碗,起身要走。

老馬起身,東倒西歪地摟住駱局,從桌子上端起碗。喝,喝,這碗酒干了,才能放你走!

駱局一甩胳膊離開了桌子。

老馬說:“你真要走,別后悔!”

你,你想怎么樣?駱局強忍住火,他知道這火在馬老板這兒是虛火。老馬已醉眼迷離:“你知道,平常我嘴巴算得上嚴,但我這人就一大嗜好——貪杯!見酒就迷糊,一迷糊這嘴就不是自己的了!萬一哪天不小心把孝敬銀兩的事禿嚕出來,你——唉,還有扶你上馬的老岳丈……”

離開面館,駱局忽醉忽醒,飄飄蕩蕩、跌跌撞撞,想哭擠不出一滴淚,想笑喉嚨像是堵著一團麻。到家門口,他掏出鑰匙插入鎖芯,卻沒擰動。一陣涼風吹來,他打了個冷顫,像酒醒一般!不能這么坐等老馬去舉報,駱局決定自救!他拔出鑰匙,轉身走向單位,走進紀檢組辦公室,將自己與馬老板的事東一句西一句坦白。

當辦案人員找到馬老板時,他一臉蒙圈……(姚曉剛)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新时时倍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