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論壇 >正文

余足云:恩欲歸己,怨使誰當?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19-10-28 08:53:29    

宋代歐陽修素以忠直敢諫、磊落剛正著稱。其在《歸田錄》里,有這樣一番話——“公嘗語尹師魯曰:‘恩欲歸己,怨使誰當?’聞者嘆服,以為名言。”這話的意思是,如果每個人都想將讓人感恩的好事歸于自己,貪圖好名聲,甘當老好人。那么,遭人怨、得罪人的事又由誰來承擔呢?

據《東軒筆錄》記載,宋慶歷年間,西夏犯邊,戰事吃緊。一日大雪紛飛,歐陽修登門拜訪時任樞密使的恩師晏殊。當看到恩師家中擺酒置宴,談笑風生,毫無軍情緊迫之象時,歐陽修當即寫下《晏太尉西園賀雪歌》:“主人與國共休戚,不惟喜悅將豐登。須憐鐵甲冷徹骨,四十余萬屯邊兵。”意在勸誡晏殊身為主管邊防事務的最高長官,一切要以國事為重,特別是戰事吃緊之時,更要憐惜駐守邊關、在風雪中忍受嚴寒的將士,而不能僅僅因為瑞雪將帶來豐收就設宴慶賀。歐陽修為官期間,“以其議論多及于權貴”“雖禍患在前,直往不顧”,彈劾奸佞,招致三遭貶逐。王安石曾評價他:“果敢之氣,剛正之節,至晚而不衰。”

顯然,為官如果一味地“收恩避怨”,只想當“好人”,不愿去做“惡人”,必將害人害己。明代王陽明將這種行為稱之為“默之賊”,即“深為之情,厚為之貌,淵毒阱狠,自托于默以售其奸者,謂之默之賊。”意思是,如果深知內情,卻假裝糊涂,甚至布置陷阱,默售其奸,便是“默之賊”。歷史上,“默之賊”這類人并不少見。

史料記載,西晉何曾,位列三公,常陪晉武帝司馬炎宴飲。有一次,他回家跟兒子們說:“皇帝創立基業,并要將基業傳承給后世子孫。可每次宴飲,卻從未談及治理國家之大事,而只談論一些家常瑣事。這樣下去,后代恐怕很危險,太平基業僅到他這一代而已,他的子孫很令人擔憂,但你們還可以安然無事。”何曾接著又對孫子們說:“你們這一代必遭禍亂!”后來,果然爆發八王之亂,何曾的孫子何綏被東海王司馬越誅殺。司馬光批評何曾:“且身為宰相,知其君之過,不以告而私語于家,非忠臣也。”確實,西晉最后的滅亡,何曾這類“收恩避怨”的重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下,“收恩避怨”也不乏其人。他們奉行好人主義,是非不分、立場搖擺甚至毫無原則、見風使舵,對工作中出現的問題、錯誤裝聾作啞,退避三舍,不提醒、不批評、不糾正。這種好人主義,既與黨員干部個人的品性、意志、能力等因素有關,也與政治定力不夠、擔當意識不足、黨性觀念不強相關聯。但根本原因還在于私心私欲作祟,將一己之私置于黨、國家與人民利益之上,不敢擔當,不愿負責。好人主義害人害己,不僅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更是對黨、國家及人民事業的不負責任。

習近平總書記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好人主義盛行,有問題不指出,有過錯不批評,這種庸俗作風盛行之處,往往就是黨組織和領導上政治軟弱、作風渙散的地方,就是黨員、干部中出問題多的地方。”黨員干部要強化斗爭精神,敢于擔當盡責,持正義、守原則、講立場,不做兩面派,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劍,對歪風邪氣毫不妥協,做一個忠誠于黨和人民的好人,而不當徒有虛名、害人害己的老好人,不斷推動所在地區、部門、單位的黨內政治生活嚴肅起來、政治生態好起來。(余足云)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新时时倍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