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辦案故事 >正文

卷款30多萬顛沛流離24年
一時貪念毀掉一生幸福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日期:2019-10-28 16:05:30    

日前,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判處原龍崗區糧油貿易公司職工官偉平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依法向官偉平追繳贓款人民幣37.7萬元,上繳國庫。70多歲的官偉平含著淚說:“一時的貪念,毀了我和我的家庭。20多年的逃亡,仍然沒有逃避掉懲罰。現在接受應有的懲罰,反而輕松了……”

在中央追逃辦統一部署和廣東省追逃辦直接指導下,5月9日,深圳市紀委監委將潛逃24年的職務犯罪嫌疑人官偉平抓捕歸案。他也成為今年深圳追回的第6名職務犯罪在逃人員。

嗜賭成性,國企員工攜款流竄

1995年到2019年,對于官偉平來說,是東躲西藏的8766個日日夜夜,也是提心吊膽的24個春夏秋冬。

20世紀90年代,南粵大地改革開放浪潮如火如荼,四處充滿生機和機遇。作為深圳本地人的官偉平,當時是深圳市龍崗區糧油貿易公司職工,擁有一份穩定體面的工作,一個幸福安穩的家庭,過著令人羨慕的舒適生活。但是,沉溺賭博這個不良嗜好,卻毀掉了他的一生。

因為長期賭博,官偉平欠下一身賭債,終日被債主上門追討。1995年3月起,官偉平開始負責公司的物業押金、租金收取工作,每月經手的現金有二十幾萬,這對賭債纏身的官偉平來說是個巨大的誘惑。于是,他決定鋌而走險。1995年4月,在收完兩個月的物業押金、租金后,官偉平將自己保管的三十余萬元錢款悉數卷走。

“當時,我以為這幾十萬就夠我花一輩子了。”官偉平回憶道。這三十余萬,除了少部分還了賭債,官偉平用剩下的錢過上了短暫的“富人生活”,整日喝酒、唱歌,根本不想今后的人生之路。事發后不久,龍崗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貪污罪對官偉平立案偵查。為了躲避追捕,他攜款流竄至粵北和江西、湖南、湖北等地藏匿。

艱難返鄉,依然是繼續“流浪”

在官偉平的揮霍之下,原本以為“夠花一輩子”的錢迅速見底。一次轉車途中,官偉平的全部現金連同身份證一起丟失。懾于辦案機關追捕的壓力,他既不敢去補辦身份證,也找不到固定工作謀生,過著無身份、無工作、無固定住所的流浪生活。

在近二十年的流浪生活中,官偉平只能靠打零工賺錢糊口。加上沒有身份證,生活十分困頓,他不敢去醫院,不能乘坐交通工具,沒錢住賓館……面對凄慘的現實,官偉平一度想“死在外面算了”。隨著年歲漸老,他的身體和行動能力大不如前,思鄉心緒日愈濃厚,企盼著葉落歸根的他,最終還是選擇了返鄉之路。

一年前,當官偉平再次回到家鄉,眼前的情形讓他傻了眼。經過20多年的發展,原來的低矮村落,變成了高樓大廈,全不復當年的情形。他以前住的老房子拆遷了,妻子孩子搬家了,這么多年沒有與家人聯系,以前的熟人也都找不到了。少小離家老大回,而與那些載譽而歸的人不一樣的是,70多歲的官偉平,回到故鄉仍只是一名流浪人員。

追逃思路轉變,帶來工作轉機

2018年,根據監察體制改革的工作部署,深圳市追逃辦將官偉平列為重點追逃對象。在前期基礎摸查工作中,官偉平妻子、兒子、女兒都稱官偉平已經離家20多年,至今下落不明,可能已經死亡,其他重要關系人也都無法提供任何信息。

對官偉平的追逃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官偉平會不會還藏在深圳?追逃思路的轉變,帶來工作的新轉機。

專案組經過反復排查和信息分析發現,官偉平戶籍注銷的類型不是死亡注銷,且其家人始終未對其申請死亡或失蹤;專案組又了解到官偉平的兒子在深圳市某村當巡防員,恰巧負責其居住區域的巡防工作,有日常檢查管理流動人口的職務便利。據此,專案組大膽作出假設:官偉平可能生活在他兒子巡防管轄區域內。圍繞這個假設,專案組繼續夯實案件基礎信息,發現官偉平妻子多次與一名老者同時出現。通過進一步調查,專案組最終確定,該老者即為潛逃24年的官偉平。

“離家越近越想家。”原來,官偉平偷偷潛回深圳后,由于實在受不了流浪的生活,經輾轉最終找到了家人并一起生活。為了幫助官偉平逃避抓捕,其家人選擇了向辦案人員撒謊以保護官偉平。但一切都是徒勞。2019年5月9日,專案組經過精密籌劃部署,派出精干力量對官偉平實施抓捕。5月20日,龍崗區人民檢察院向龍崗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隨著法槌落響,官偉平結束了自己隱姓埋名,“暗無天日”的生活。

“潛逃24年的官偉平最終歸案,表明了廣東省委、深圳市委堅決貫徹黨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堅定決心。我們再次正告所有在逃人員,放棄幻想、主動投案,才是唯一正確的道路。”深圳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說。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新时时倍投计划